How can you stay outside, there is a beautiful mess inside..

Category Archives: stories about my childhood

我不記得自己小時候是從什麽時候開始意識到這個世界上是有不公平的, 現在再怎麼努力的想, 也只能想起大概都小五小六的時候搭公交車 被人擠來擠去 最後才上車的這種.. 今天上課頻頻出現 小朋友 喊出 Miss Chan佢點點點樣 甘樣唔公平哦…因為是supervision 所以只好用老師們固有的凶惡的眼神和手勢示意他們sit down之後再傾來壓制…然後小朋友就只好負氣坐回去…

第一次是玩遊戲時候 說好每一組都只給20秒, stopwatch顯示出來, 20秒之內能說對幾個就給幾分給相應的組, 結果有的組的小女生語法一直說錯 她說錯我就要correct她重新講多次, 那20秒好快就過去 然後more often than not, 那些緊張的小女生一分都沒拿到, 有時候如果問題說完時間到了 然後答案大概遲了一兩秒鐘的話, 我也算他們一分啦, 然後其他組別就有在叫not fair.

第二次是做spelling game的時候 被問到who knows how to spell light rail的時候 本來紛紛踴躍舉手的小朋友們一個個都裝作突然間很忙的樣子然後放低手, 後來一個小女生出來拼對了之後, 回來翻書check自己拼的對不對, 我就要給分的時候, 突然有另外一個小男生好大聲講說 Miss Chan她看書 然後小女生和小女生的neighbor就馬上還嘴說 沒啊 她拼完之後才看的…然後就blah blah公說公有理 婆說婆有理…無奈的Miss Chan想講道理結果用英文她們又聽不懂…就無奈的又讓其他組也拼了一遍light rail…

回來之後自己還在反省說 這樣會不會太惡了啊…小朋友們還很天真無邪啊怎麼就能這麼抹殺人家還對世界的信任呢…想起小朋友們對著所謂的小事皺著眉頭說 甘樣唔公平哦 的時候 突然覺得自己大概太習慣著世界不那麼nice的時候 久而久之 原則變的沒那麼原則, 公平變得不那麼確定.

然後又想起說 不記得自己第一次發覺這世界不是什麽都公平是什麽時候 但是如果今天是有些小朋友第一次意識到不公平原來離他們生活那麼貼近…那真是大獲了…==!

———————————————————————————————–

近期頻頻出現efforts不被appreciated的委屈時候, 雖然也在盡力安慰自己說哪有每一次make efforts就有結果的, 後來想想說 早就知道the world is a screwy place. it doesn’t play by rules…但還是真的很想像小朋友一樣大喊出來 not fair!!!

Advertisements

實習期終於過半了…每天五六點起身轉兩次車跑到學校去..然後好像鏗鏘鐵漢子一樣一天的這種生活多少有點吃不消…

星期五第一次supervision..下個星期四第二次…雖然覺得這種supervision挺沒意義的…但是制度之下還是乖乖的在準備…

剛剛跑去琴房想說給P2的bb們錄一下要唱的歌的旋律…不然好像有些小男生永遠都follow不到的樣子..其實不到十分鐘就錄完了吧…這麼些年沒彈過琴 手生的一逼…自己都覺得好像兩個雞爪子在亂敲鍵盤…這要是讓以前的鋼琴老師神馬的看到得多崩潰…

後來想說 反正琴房都book了整個鐘 不如隨便彈彈看還有什麽能記得的…然後就發現當時練了成百上千遍的那些曲子 通通都不記得…現在唯一還記得的曲子 是小時候媽媽很喜歡的那一首 可愛的家…當時實在太小 還不懂得爲什麽她偏偏對這一首情有獨鍾 後來慢慢大一些 明白那麼多年他們兩個僵持的關係和那些尷尬的事情 再每次想起這首歌都覺得好心酸…anyway…真的就只有這一首從頭到尾都清清楚楚的記得…我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突然覺得好過意不去…CC下了好大的雪…每次看到校內網上大家分享的雪降三尺的照片我都覺得鼻子酸酸的…好想回家啊…媽媽我也希望所有你期待的都能成真…好可惜我終究沒能成長成你希望的那一種人 對於這件事情真的好抱歉 不過我知道u will love me no matter what..但每次你這樣笑著說我都更覺得遺憾難受…”(

其實媽媽我也真的想就一直當你的小女兒…好希望時間停住不要往前走了…我馬上就飛回家…

P.S.: 我操實習期情感真豐富…不能自己了這tm怎麼回事…anyway…

 


大概小學三四年級的時候開始學象棋..

最開始的時候 媽媽覺得我這個小孩子實在是太優柔寡斷啊 做神馬決定好像難到天上去..做功課到底是用哪隻鉛筆..到底是用粉色還是藍色的紙包書..寫名字是應該寫在作業本左邊還是右邊..諸如此類的瑣碎問題 永遠讓我的小腦殼想上半天 而沒有答案..於是當媽媽聽說下棋可以讓小孩子變得更果斷一點神馬的之後 就果斷的把我送去象棋班了..

那時候每週末會做很遠的車跑到市中心的工人文化宮裏面 去上兩個小時的象棋課..還記得 那個象棋班好像是在四樓還是三樓的樣子..那個年月 低層建築還很少有電梯 於是我常常都是一蹦一跳的一路跑上去..二樓是一個歌舞廳..濃妝豔抹的阿姨叔叔們神馬的 好像就都常年聚集在那裡..有時候往門里瞄一眼..就是各種烏煙瘴氣..總之是看起來很壞的地方..

那時候的象棋老師叫曹昆..不知道名字是不是這樣寫..人非常非常的好..講象棋神馬樣子倒是記得不太清晰了..只是記得有一次在翻到某一頁棋譜的時候 正好是他自己與一個當時國內的高手過招的棋局..他就非常大方的承認說 自己輸掉了..在哪一步沒有走對..然後就是因為那一步..整盤棋都無法挽回的輸掉了..於是人家就拿了冠軍..自己就在這裡教書..blah blah之類的..

那個年紀時候的我 對於這種豁達淡然的態度 多少有一點不能理解..是他輸掉了哦..他本人哦..就是因為哪一步哦..仿佛是天大的事情..有一種 我們無比牛逼的象棋老師..怎麼可能還會輸在這麼一步上面..的遺憾和不解..

於是從此之後就記住了一著不慎滿盤皆輸 這麼複雜的一句話..於是每一次在下棋的時候 都要思考非常非常的久..小腦袋里像是在做樹形圖一樣的把每下一步的n種可能性都想了個來回..才敢伸出小小的手..拽起某個棋子..然後慎重的下到另外一個地方..

是的..優柔寡斷這個毛病到現在也沒能改掉..媽媽也奇怪 爲什麽人家小朋友學了象棋神馬的之後都會多少變得果斷一點..而到我這裡卻是變本加厲的猶豫..但看起來好像玩的還是很開心..媽媽想說下個棋神馬的 總歸不會是壞事來的 就還是一如既往的送我去象棋班讓我玩一玩..

後來因為這種考慮的慎重性加上其他小朋友多數時候都被我磨的沒有了耐心..非常容易的就被我抓到各種破綻和漏洞..下棋下的各種風生水起..媽媽那時候也開心 雖然沒能改掉優柔寡斷的毛病..但是參加個大小比賽 也總能拿到個獎盃證書神馬的 也算是小有成就..於是每每人家同事和朋友問起的時候 也都有新的獎項可以虛榮一番..

後來慢慢長大..也不是沒想過 走職業象棋手的道路神馬的..可惜家裡人還是認為象棋神馬的 始終都還是副業..好好學習上大學神馬的才是王道..於是後來就再也沒有去過神馬比賽..也沒有常常可以練習的對手..象棋也就慢慢荒廢了神馬的..現在想起來也不是不可惜的..

到現在說 至少也有五六年沒有下過棋神馬的了吧..直到上次無聊在google store裏面閒逛..發現神馬chess free之類的app..立刻開心的download下來..打開的時候覺得自己大腦裏面神馬物質一定因興奮而張狂的要命 不然怎麼會有一種看到親人的激動不能自己的感覺..anyway..之後就是無奈的發現..當年背過的棋譜..多數都忘得一乾二淨..而僅剩的一點點小伎倆..也在人工智能面前顯得格外無力..

於是現在偶爾下個象棋神馬的 也就算是休閒..好像無聊喝杯咖啡 或者抽煙一樣不痛不癢的 那種習慣..想戒掉又不忍心..畢竟是小時候好幾年時光的印證..可常常埋頭想棋時候神馬的 又會冷不丁的想到所有那麼多assignments和readings之類的 也不好意思讓自己太沉迷..

今天凌晨的時候..不知道爲什麽..無端端開始決定想想自己的人生啊..未來啊..過去啊..和任何其他各種各樣複雜無解的事情..愣是生硬的把明明已經來到的睡意隔空想走了..叫也叫不會來..於是便摸出手機..想說下一盤神馬的..象棋你總不會負我..

誰知道幾盤勝負輸贏過後..開始想到這麼些年象棋在我身上所產生的那些不可磨滅的影響..那些我根本都沒想到會存在卻真真實實的深刻的影響著我的那些特點..仔仔細細想起來..才不得不承認..生活中多數時候 都在潛意識的 受著象棋那種完全不現實的邏輯所操控著..那些象棋不應該教會我的..我卻全都無師自通了..

1.

checkmate多少次都沒有關係..多數時候對方也只是在bluffing..並不具備完全拿下你的能力..所以很多時候general只是左右或者上下移一步..再或者實在不行找個神馬棋子在中間擋一下..就又萬事大吉..

於是我對於無限可能接近失敗的這種感應能力弱智一般的低..很多事情在別人眼中明明已經嚴重到不行..我卻還是沒神馬感覺..總覺得沒到最後總不會這麼輕易就死的..

2.

和棋是最沒意思的玩法..與其毫無趣味的和棋..我寧願肆無忌憚的打打殺殺然後輸個慘敗..

於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 我開始認同 不怕愛錯 只怕沒愛過 或者 趁年輕時候犯個錯才 這種鬼話..會選擇一條看起來就有錯或是險象橫生的路 然後就是想看看自己會走成什麼樣子..

3.

一盤棋最開始的時候 往往在乎的最多 一個小兵也值得大堆人保護..你那邊象在覬覦 我這邊馬上就把車都費盡心思搬來 絲毫容不得任何閃失..可是一來一往中 往往也是 我換了那個兵爲了不要失去馬 你也看起來沒那麼在乎那隻象..到最後的時候 這標準都會降到 媽的..general還在嘛..吃個馬有神馬大不了..

於是我總覺得 降低標準這種事情是天經地義 不然人生這麼難 怎麼開心活下去..也會覺得 總會有另外的事情會更重要過我們眼前在擔心的大事小情..於是錯過了也就錯過了..總還會有我們認為當下更重要的..於是我在prioritize的時候 常常非常輕易的就放掉了明明就是應該狠狠珍惜的東西..我總以為 還有那麼多個以後..現在看重的馬 以後都還是會爲了別的什麽其他就被 噠 的一聲 就被吃掉 然後橫躺在棋盤外面..

4.

看起來再複雜的棋局也總會有解..只不過有時候沒在思考的時候通常都選擇了最爛的招數想把這複雜簡單化..就好像 明明兩邊的兵力相當 再多撐一撐 就很快雲開見月明 我卻偏要逼人家換子 換來換去 兩敗俱傷..於是事情確實被簡單化了..卻是以最殘忍的方式..

5.

可惜 棋盤論道 把盞言歡 真的只存在於詩句中..

然而我總會忘記提醒自己 人生真的不是下象棋 從來都不會有第二次重新開盤再精巧走過的機會..

有多美 就有多殘忍..

The end.

Bonnie Chen與香港.

下過雨的早上. 13th, Jun, 2012. 希望新的一天是美好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