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can you stay outside, there is a beautiful mess inside..

Category Archives: reading

 

「更多的人死於心碎」

Advertisements

“每一本書都是一副孤獨的圖景, 它是一件有形物, 人們可以拿起, 放下, 打開, 合攏,書中的詞語代表一個人好幾個月–若非好多年–的孤獨, 所以當人們讀著書裡的每個詞時, 人們可以對自己說, 他正面對著那孤獨的一小部份。一個人獨自坐在一間房內, 寫作。無論這本書寫的是孤獨還是陪伴, 它一定是孤獨的產物。A在他自己的房間里坐下, 翻譯另一個人的書, 而這就仿佛他進入那個人的孤獨並使它變成自己的孤獨。但五一那是不可能的。因為孤獨一旦被破壞, 一旦孤獨被另一中所複製, 它就不再是孤獨, 而是一種夥伴關係. 及時房間里只有一個人, 也有兩個在那兒 ”

於是記憶, 與其說是我們審議裡的過去, 不如說是我們活在當下的證明。如果一個人要真正地存在於它的環境中, 它就必須不想著他自己, 而想著他看見的東西. 他必須忘記自己, 以便存在於那. 而記憶的力量便出自于遺忘。這是一種活著的方式, 於是什麽都不曾失去.

記憶不但復蘇人們的私人往事那麼簡單, 而且要浸淫在他人的往事中, 也就是說: 歷史—人們及參與有見證了的歷史, 既是歷史的一部份, 也是除此而外的部份.

筆永遠無法移動的足夠迅速, 來寫下載記憶空間里發現的每一個詞。 有些東西永遠的失去了, 另一些東西或許將被再一次記起, 而還有一些東西曾經失而複得卻又再度失去. 對此, 人們無法肯定。

“我不會忘記你的話語。阿門。”

其實我實在不想說 我總覺得Paul Auster的書莫名其妙給人一種冷靜又堅定的力量, for one thing, 我其實也只看過他兩本書, for another, 覺得這樣說好裝逼啊..==可是我真的是這樣感受到的呢…==

 

P.S.: 我覺得把每日一讀改成每月一讀對於現階段的狀況來說才比較實際..==好悲催..==


“每一本書都是一副孤獨的圖景, 它是一件有形物, 人們可以拿起, 放下, 打開, 合攏,書中的詞語代表一個人好幾個月–若非好多年–的孤獨, 所以當人們讀著書裡的每個詞時, 人們可以對自己說, 他正面對著那孤獨的一小部份。一個人獨自坐在一間房內, 寫作。無論這本書寫的是孤獨還是陪伴, 它一定是孤獨的產物。A在他自己的房間里坐下, 翻譯另一個人的書, 而這就仿佛他進入那個人的孤獨並使它變成自己的孤獨。但五一那是不可能的。因為孤獨一旦被破壞, 一旦孤獨被另一中所複製, 它就不再是孤獨, 而是一種夥伴關係. 及時房間里只有一個人, 也有兩個在那兒 ”

於是記憶, 與其說是我們審議裡的過去, 不如說是我們活在當下的證明。如果一個人要真正地存在於它的環境中, 它就必須不想著他自己, 而想著他看見的東西. 他必須忘記自己, 以便存在於那. 而記憶的力量便出自于遺忘。這是一種活著的方式, 於是什麽都不曾失去.

記憶不但復蘇人們的私人往事那麼簡單, 而且要浸淫在他人的往事中, 也就是說: 歷史—人們及參與有見證了的歷史, 既是歷史的一部份, 也是除此而外的部份.

筆永遠無法移動的足夠迅速, 來寫下載記憶空間里發現的每一個詞。 有些東西永遠的失去了, 另一些東西或許將被再一次記起, 而還有一些東西曾經失而複得卻又再度失去. 對此, 人們無法肯定。

“我不會忘記你的話語。阿門。”

其實我實在不想說 我總覺得Paul Auster的書莫名其妙給人一種冷靜又堅定的力量, for one thing, 我其實也只看過他兩本書, for another, 覺得這樣說好裝逼啊..==可是我真的是這樣感受到的呢…==

P.S.: 我覺得把每日一讀改成每月一讀對於現階段的狀況來說才比較實際..==好悲催..==


Chapter 15: A knock on the door

剛開始看書的介紹的時候說Lucy小朋友會是Nathan和Tom什麽轉折點什麽的…她終於在這一章出現了!!!!!

lucy一個人在Tom家的門口突然出現, 一言不發, 問什麽都只是點頭搖頭. Tom大概一千個問題在腦袋裡想要知道答案吧.. Lucy是Tom那個不靠譜的姐姐/妹妹Aurora的孩子. 上一次Tom見到她還是她和她媽媽和Tom住在一起的時候, 六年前, 當時Little Lucy還只有3歲. 然後無可奈何之後把Nathan叫來, 兩個人商量要怎么辦什麽的.. 先給她弄了吃的, 帶她去shopping買新衣服, 給她洗澡, 帶她去brooklyn最好的Pizza店, 一起租電影看. 中間Tom打給他的step-sister Pamela問人家可不可以收留Lucy, 大概也費了一陣唇舌吧, 後來人家同意, 但是要第二天就送過去. 這期間Lucy都一直沒說過一句話. Tom和Nathan猜來猜去這孩子是不是自閉呀, 受過創傷不會說話了呀什麽的..晚上Lucy留在Nathan那裡住, 因為Tom的apartment實在小的可憐的說..

第二天早上Nathan叫醒Lucy做好早飯給她吃端給之後, Lucy開口說話. 和任何一個正常小孩一樣的說話, 有一點美國南方口音, 但是沒有任何不正常..說了兩句之後 又突然很憤怒很瘋狂的打自己什麽的, 然後就又不說話了…………………….==

囧..大概每個小孩都有過離家出走的經歷或者有過這種念頭..具體不說了..反正小時候干的sb事不少…還有被問到問題死活就是不說話..結果大人越問越氣, 人家越氣我越不敢說話什麽的..我都不知道小時候那么膽小那么內向安穩一小孩長大之後怎么變成我現在這樣….>< 歲月真是殺豬刀啊…==

Night.

P.S.: 話說因為看到Lucy的時候無論如何都非常沒有畫面感..我不知道為什麽總想到家有兒女里那個小雪………== (真無奈..但Paul Auster開始說Lucy9歲的時候我就一下子想到了小雪同學那個形象..然後再想換別人腦子里就已經抹不去小學同學那個大腦門馬尾辮子的形象了…==) 於是我還刻意Google一下想要換一個正常點的形象接下去看書的時候可以想象一下什麽的…Lucy的照片沒有Google到, 不過找到了Paul Auster他本人的照片什麽的…#如果我說很帥會顯得很奇怪嘛# 不過真的很帥啊!!!


Chapter 14: Monkey business

All men contain several men inside them, and most of us bounce from one self to another without knowing who we are.

-Illegal. Of course. Where’s the fun if there isnt any risk?

I’m an ethusiastic.  And the more dangerous my life becomes, the happier I am.  Some people gamble at cards.Otherome people climb mountains or jump out of airplanes. I like tricking people. I like seeing how much I can get away with. Even as a kid, one of my dreams was to publish an encyclopedia in which all the information was false. Wrong dates for every historical events. Wrong locations for every river, biographies for people who never existed.

That’s who I am, Nathan. I’m generous, I’m kind, I’, loyal, but I am also a born prankster.

以上這些全都是Harry在和Nathan去吃飯然後和他坦白以前的故事, 又揭秘他新的故事時候說到的..他說他原來那次進監獄之前的小情人Gordon也來到New York了..(Gordon當時提出他們可以forge那些畫, 同時也是他自己親自操刀..後來Harry進監獄之後貌似是把一些責任推到了他身上..) Harry說他近期又在弄一個新的business/project..Nathan問來問去才發現, 又是illegal, 又是forgery..不一樣的是這次是名著真跡的forgery ..Gordon的朋友的朋友認識一個可以偽造名著真跡的奇人, 曾作案多次從未被抓獲, 從來沒有人見過他長什麽樣子, 聯繫的話也只能是電話. 他們準備讓這個人偽造除了市面上圖書館里珍藏的幾頁之外剩餘其他的, 然後傳言出去說是scarlet letter作者生前的出版商留在家中的閣樓上什麽什麽的, 然後gordon會扮演這個發現這些剩餘真跡的人, Harry到時候就以book dealer的身份賣給一個Private Collector(也是Gordon朋友什麽的找到的)..Harry說完之後 Nathan剛開始一副你tm幹嘛不能做點正常事的樣子, 然後Harry就說了那一套什麽this is who i’m, a born prankster speech..於是Nathan就無奈鳥..== 後來還嘗試警告他說搞不好這一切都是個圈套, 爲了報仇當年他所作所為而可以做弄的set-up, Harry又覺得說人家是他secret lover不可能這念頭太dark了之類的..之後晚餐就結束了..一個憂心忡忡一個興奮之極..

話說最好玩的就是Harry說他小時候夢想那一段..an encyclopedia in which all the information is false!! 這也太creative了吧~哈哈哈, 一本沒有一個正確信息的百科全書~~哈哈哈!! 想到都覺得超開心的…#不解釋這心態了# 可能骨子里也有這樣的成分吧, 看到這一段的時候 第一反應并不是說 幹嘛這么無聊或者是 這么變態 我第一反應是: Wow, that’s soooo cool!!! 然後就開心的看他說details, 什麽給根本就不存在的人寫傳記, 把所有的河流的位置都標錯, 改篡所有歷史時間的年代, etc…說實話如果有這種工作的話 那可就真的是我的dream job…#要多不靠譜有多不靠譜#

可惜現實中還是努力在變靠譜 以不靠譜為齒的還算真誠的普通人..真是的..要不靠譜就徹底一點嘛..看Harry先生的人生定位就超清晰準確的, 人家活的多開心..像我這種夾在時而靠譜時而不靠譜之間的最可悲了..不靠譜的時候會想到朋友什麽的甚至自己內心罵自己太childish/irresponsible, 太靠譜的時候又在內心里覺得這樣生活太不算為自己而活…真尷尬..

whatever

Night


Chapter 13: On the Stupidity of Men2

Nathan先生又買了BPM的另外一條項鏈送給他女兒Rachel, 寄出了道歉的長信, 在指望Rachel打回電話給他說接受道歉的等待中惶惶不可終日. 等到過了好幾天終於猶猶豫豫打給前妻想要問問. 寫他Ex-wife態度如何差, 如何他以為以女兒為中心的connection原來不存在, 寫他掛掉電話之後甚至有跳上下一輛火車去打Ex的衝動, 寫他決定這輩子再也不會打給她.

大概最近一直在迷迷糊糊想自己做的一些事情, 看到這裡的時候 并沒有完全覺得說Nathan作為一個年邁的癌症患者且自己居住單純是心切想知道女兒是否原諒自己打給前妻卻得到這種結果有多可憐. 每個故事都有兩面好嗎, 搞不好他ex Edith的另一面的故事也同樣凄慘呢. Morality這件事情確實有時候變得很搞笑, “年邁的癌症患者” 這個詞好像這樣一擺出來就把整件事情染上悲情色彩, 管你曾經多混蛋多人渣, 大家moral上都多多少少somehow減輕了對他曾經犯下的多大的錯給予原諒. How unfair! 年邁的癌症患者難道就不可以很混蛋嘛! On the other side, Edith得知自己多年的丈夫得了癌症之後仍舊堅持離婚並且已經開始新戀情, 這樣把故事一說 如果放在微薄上大概就會有不少人開始憤憤不平了吧. 真沒辦法. morality是人性也是軟肋, 理智和情感從未攜手出現.

講完Nathan和Edith不愉快的電話會晤之後 Paul講了另外一件大概要扣題的stupidity of men的事情, 上次在他和BPM搭訕聊天結束最後 在人家那裡買了一條本想是要送給Rachel作為道歉禮物的項鏈, 結果因為在和Tom吃飯 席間拿出來給人家看一下BPM的手藝, 恰好Mirina在旁邊, 就一頭腦熱送給了Marina.還對於人家不知道如何回家面對丈夫的困惑獻計獻策, 說可以把項鏈白天放在餐廳, 晚上不帶回家. 男人自以為兩全齊美的辦法, 是不是很多時候都只是像在一堆臟襪子中挑一雙相對乾淨的一樣的掩人耳目自作聰明. Anyway, 總之就是Marina丈夫Mr. Trouble發現了這條項鏈, 跑到Cosmic Diner里來找Nathan算賬.

這一段寫得各種好玩生動, 忍不住來來回回看了幾遍:

Marina’s husband: Are you Nathan? Nathan Fucking Glass?

Nathan: That’s right. But my middle name isnt fucking, it’s Joseph.

Marina’s husband: It aint right, man. You dont fuck around with married women.

Nathan: I’m not fucking around. I just gave her a present. That’s all. I’m old enough to be her father.

Marina’s husband: You got a dick, dont you? You still got balls, dont you?

Nathan: The last time I looked, they were still there.

哈哈哈哈哈!!!超生動的!!!#看到人家掐架超開心的沒心沒肺一枚#

Anyway, Marina被解雇, Cosmic Diner的老闆還來安慰他, 但後來Nathan才意識到it was his fault什麽的, 就再沒去Cosmic Diner. (雖然我總覺得這故事再發展發展他還是會再去的吧..==)

Btw, Rachel之所以沒回他電話/letter是因為和husband去了英國參加會議什麽的, 我猜接下來就應該講有沒有原諒他什麽的了吧. family matters. 如果Paul不這樣安排情節豈不是毀了這種小溫馨小治愈.

Night.


Chapter 12: Cigarette Break

Cigarette Break的時候Nathan和Harry談來談去關於那個烏托邦的願望. 看到Paul Auster終於有一章沒有講故事, 就手指飛快的滑下去, 幾分鐘看完之後覺得一個講故事的人突然變成單純的敘述者這種轉變, 如果拿到現代來說, 可真是職場大忌, 就好像一個做報表超牛B的突然去做presentation, 筆譯超強的突然決定去做同傳, 明明很有魅力的人突然就變成了try too hard又前功盡棄還執迷不悟的職場新人.

總之就是略無聊..大概我是不相信烏托邦的另外一種理想主義者吧..

只是單純對於Cigarette break這概念本身感興趣. 撇開近期爆紅的志明春嬌的香烟情緣, 早前看Friends的時候對於Rachel嘗試著吸烟以打入公司里 吸煙的上司和另外一個colleage的小圈子的無奈嘗試 也記憶猶新. 人家小圈子在cigarette break時候做出了某某決定–she was left out, 她嘗試和人家吸烟 邊忍住咳邊大笑著說oh this is fun的時候覺得好心酸. 後來她好像還有主動說過 我們去吸烟吧 什麽的, 結果”我們戒煙了” 單單一句又把她墻在外面, 她抓到人家兩個人一起偷偷吸煙之後 還是沒用.–你還沒有上癮, 你不該和我們一起墮落. 總之人家的cigarette break終究還是人家兩個人的cigarette break. 之後我才漸漸覺得說cigarette break這件事實際上說大不大 說小不小, 它既微妙又籠統, 這break并不是說 你也恰好一起在break時候和人家一起就代表這是你們一起的break的時間. 也不是說你也吸煙就一定證明這cigarette break有你一份. #嘗試解釋複雜的無定義問題時候突然變文盲覺得好累不會再愛了# LOL

上學期每個星期五晚上2130下課之後會和兩個朋友下到學校隱蔽的角落抽烟吐槽實習學校的學生, 貌似有一次如果我沒聽錯的話 有個朋友說 她覺得那是一星期最放鬆的時候, 大概就類似的形容詞吧, 然後就覺得cigarette break真美好, 真心希望我現在還抽煙的朋友都不要戒煙.

N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