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陰冷潮濕,要是前幾年的我,這種時候大概一定在大罵香港這破地方,太陽都躲著走 不照下來。現在也就頂多是隨手圍上厚圍巾,也就這樣了。後來我也開始沒那麼怕冷,不是說東北那種零下三十多度不怕冷,是說香港這種明明室外還OK 室內還開著冷氣的那種毒冷,要是下身衹穿個絲襪,在lecture hall裏面上一趟課就凍殭了,莫名有買火柴小女孩艱難生活的共鳴感。後來也就好了,有時候就衹穿個牛仔熱褲或短裙一節課下來也有事一條好漢。anyway, 你看這麼久了我還是改不了拿天氣說事。

功課期加上實習期揉和在一起的焦躁的最近,想看的書一頁沒翻,想看的電影忍著沒去,心想著說supervision還沒結束 論文一字沒動 就好像革命大業連個毛plan都沒有 敵人已經兵臨城下了一樣的慌張。皮膚越來越差,脾氣也開始暴躁,靜不下心來,有時候睡到一半就自動醒過來一定要看一下表,整個人好像在死撐著,但這樣說未免又太誇張,從旁人的角度,現在這些perfectly fine完全沒理由焦躁的。anyway, 我也說不好,每一次嘗試解釋為什麽自己會焦躁都失敗。

今天下午去看了tuesdays with morrie, 是原來就很喜歡的書,不敢說每一次看都有新的體會,但每一次都總還是有被感動到,然後每一次看完都好像有新的小堅定從心裡站住腳。但我大概還衹是紙老虎一個,太軟弱 現實大社會一個巴掌我就不堪一擊了,後來常常忘記各種為什麽在追求亂七八糟其他的,總覺得自己好像很lost,也不曉得為什麼,譬如爲什麽要做現在這些,爲什麽在想以後,爲什麽看不清內心,諸如此類的。所以今天下午又一次看到Morrie和Mitch在床邊講人生講生死的時候,除了真心感動,還因為自己突然在某個片段想起了幾年前看著書哭的一塌糊塗然後看完心裡仍會難過但堅定的那個小小的自己。現在心裡除了難過還是難過,堅定早就被吐出去了,要是她知道幾年後會變這樣,會遺憾嘛 會後悔沒做更做嘛。anyway, 物是人非什麽的其實並不讓人感慨,看著自己一步一步變成不認識的人才感慨啊媽的! !

看到這劇一半的時候還是睏的睡著了一會,後來Morrie講了個笑話還是什麽的吧 大家哄笑起來 然後我就轉轉頭醒過來 然後聽到Morrie講說 要和解。

要和過去的自己和解,和我們做到的 沒做到的 和解,原諒所有人,最後也原諒我們自己。

你別怪我啊 真對不起。

PS: 最近好喜歡這個人的畫。diandian.com/misshart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