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本書都是一副孤獨的圖景, 它是一件有形物, 人們可以拿起, 放下, 打開, 合攏,書中的詞語代表一個人好幾個月–若非好多年–的孤獨, 所以當人們讀著書裡的每個詞時, 人們可以對自己說, 他正面對著那孤獨的一小部份。一個人獨自坐在一間房內, 寫作。無論這本書寫的是孤獨還是陪伴, 它一定是孤獨的產物。A在他自己的房間里坐下, 翻譯另一個人的書, 而這就仿佛他進入那個人的孤獨並使它變成自己的孤獨。但五一那是不可能的。因為孤獨一旦被破壞, 一旦孤獨被另一中所複製, 它就不再是孤獨, 而是一種夥伴關係. 及時房間里只有一個人, 也有兩個在那兒 ”

於是記憶, 與其說是我們審議裡的過去, 不如說是我們活在當下的證明。如果一個人要真正地存在於它的環境中, 它就必須不想著他自己, 而想著他看見的東西. 他必須忘記自己, 以便存在於那. 而記憶的力量便出自于遺忘。這是一種活著的方式, 於是什麽都不曾失去.

記憶不但復蘇人們的私人往事那麼簡單, 而且要浸淫在他人的往事中, 也就是說: 歷史—人們及參與有見證了的歷史, 既是歷史的一部份, 也是除此而外的部份.

筆永遠無法移動的足夠迅速, 來寫下載記憶空間里發現的每一個詞。 有些東西永遠的失去了, 另一些東西或許將被再一次記起, 而還有一些東西曾經失而複得卻又再度失去. 對此, 人們無法肯定。

“我不會忘記你的話語。阿門。”

其實我實在不想說 我總覺得Paul Auster的書莫名其妙給人一種冷靜又堅定的力量, for one thing, 我其實也只看過他兩本書, for another, 覺得這樣說好裝逼啊..==可是我真的是這樣感受到的呢…==

 

P.S.: 我覺得把每日一讀改成每月一讀對於現階段的狀況來說才比較實際..==好悲催..==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