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是想睡前長篇大論一下 關於我為什麽就是不開心這個命題展開廣泛深入的討論并提出可行性實施的辦法. 只是本來.

這種旺盛的傾訴欲通常出現在生活中冒出了各種看似簡單但實際上tricky to hell 解決起來異常麻煩的問題, 而我又碰巧不想要告訴任何一個我認識的人. 這么聽起來好像幾率非常小的樣子, 但實際上我不愿意著手解決的問題或者說我沒辦法快速有效解決的問題大大小小說和繁星那么多也不算夸張, 同時更多的時候 我又根本不想和別人講起這些事情. 就算我真的好像沒心沒肺的提起什麽破事情, 那多半是因為我實在想不到什麽其他的話題可以跟你聊, 而我又真的不急於結束這一段談話, 覺得說些自己sb的事情貌似總比自己裝逼的事情更能拉近距離繼續聊下去. 我有多喜歡和人家聊天, 大概和我多喜歡chocolate milk一個程度, 如果說世界末日 只能留一樣的話, 我也愿意爲了能夠和人不斷的交流放棄chocolate milk, 作為一個吃貨, 這實際上是非常非常大的犧牲, just in case you didnt know.

關於為什麽我不想要和別人說到自己生活上的那些事情, 其實我自己都覺得很詫異. 大概更年輕一點的時候 想要非常多的愛, 想要非常多的朋友, 想要拿起電話就可以聊到三更, 所以通常都是早吐槽自己生活中sb的事情(let’s face it, 我肯定現在生活中基本上大半部分的事情以後想起來都會是sb的事情), 當然任何故事講出來都可以是美好的或者是傻逼的, 我只是通常prefer講成sb一點似乎sb的少年時代才精彩一樣. 後來慢慢聽說到自己事情被別人加工來加工去左傳右傳, 自己以為還算朋友的人好像也變得不認識. 而且越長越大, 別人的評價從 好玩搞笑 開始變成了不靠譜. 這轉變剛開始聽到的時候 真有點觸目驚心, 以至於我也真的開始思考是不是一直在蒙蔽生活中真正的落魄片段然後內心中貼一個年輕時候什麽都是美好的Label聊以自慰.

事情是大概半個月前的Ielts考試. 大概是上半年還在sem中的時候自己逆天的以為可以在暑假時候真的看看ielts那些東西, 毅然決然的報了7月末的考試. 學校說考不到7.5不讓畢業啊, 所以死活都要來這么一回的嘛, 早試一下等yr 4時候再準備也能更準確知道薄弱的究竟是什麽. 在香港這么久 又是英文專業, 多多少少會產生 老娘英文好像還不錯的錯覺. 結果到了臨近考試大概一周前的樣子, 才突然意識到說 靠 連一套題都沒做過這次真逆天了好嗎…猶猶豫豫一直在想說到底要不要去考要不要去考..去考的話分數不好下次莫名壓力, 不去考的話總覺得好像錯過了什麽的樣子..後來考試當天早上, 還是就算了. 是的. 每次要做什麽決定的時候通常都在猶猶豫豫然後last minute做了最壞的決定.

逃避一時這種事情在當時當下總是瀟灑的. 後來開始難以面對的是我總覺得以後有人問到的時候我又要解釋一大堆給他們聽. 這種解釋既艱難又無趣, 它讓人不可置信但它真的發生了. 就好想當年連猶豫都沒猶豫就直接skip了的LPATE一樣. Program coordinator特詫異的問why didnt you take the test時候 真想瞬間Sheldon上身然後特geeky的跟她argue個天翻地覆. 是我太任性太天真了吧. 我早該讓自己接受事情不是我躲開就不用再遇見, 不是我裝作不知道就真的沒發生, 不是我努力或不努力就能決定這結果.

我也早該讓自己接受 得到很多很多的愛 要改變的更多.

後來我再思考說為什麽自己都沒有真的開心的時候 我覺得自己真是又虛偽又不滿足. 哦對了 我還是沒學會原諒自己…….懶得講了………

雖然邏輯不通文法出錯但是巴拉巴拉一大堆之後真的有緩解到哦!! 唔..滾去睡了.

 

18th, Aug, 2012. 剛剛下過雨的深圳, 天已經開始亮了.

Night.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