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想睡前看一下剛剛下載好的大江大海1949當做催眠的··

CUZ傳說中內地被禁言··所以一直以為是類似于歷史教育類書籍··無知的我啊··==

結果看得無比激動無比催淚··龍應台真是太厲害了··

———————————————————

對於某一個特定的歷史時段有著格外的好感··

不知道是因為自己這麼容易被影響··被··額··洗腦··

還是因為骨子裡的對於真摯的很NATURAL的東西的偏執··

每每聽到人家講說··懷念毛澤東的時代··都無比贊同··

那種憑著農民的流氓勁頭和革命熱情就能對抗整個世界的時代··

貧富分化··黃賭毒··腐敗··都不存在(未經史料查證全憑個人猜想)

再加上人心··單純的好像那個時代的空氣一樣(NO POLITICS INVOLVED)

其實我真的是特別熱愛國家的一個小孩··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

甚至每次當我聽到··不管怎樣都改變不了我的中國心··的時候··

還會覺得小小激動··(是不是這樣才對香港某些時候完全沒有好感不得而知)

————————————————————————–

看大江大海1949里··槐生··或者管管··那種懷著那個時代特有的特質的老人··

我爲什麽拼命在強調那個時代··好像完全CONTRADICTORY TO這個時代的樣子··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已經悄悄地對現在這個時代失了望死了心··

而只是那種才是真正稱得上是有故事的老人··

(而生在和平時代的我們永遠無法體會的

那種在戰亂輾轉顛沛流離中所產生的對於人生本身的感情··

是該慶倖還是悲哀呢··)

———————————————————————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一碗不小心打飯的米飯··

只路過老家的火車站··老母親還沒來得及做完整個布鞋··只納了結實的鞋底··

後來這一針一線都在時光中··慢慢氾黃··

後來的後來··在老人每次的回憶中··都帶著淚水深深自責的是··家國不能兩全的悔恨··

(貌似當初看隋唐英雄傳的時候··我在這個情節上也哭的很凶··完全沒有理由的··)

————————————————————-

或者管管··

在士兵面前塞過來的那個包著大頭的手帕··怎樣推也推不回去的娘親的手··

拼命騙她說還會回來的··她看不見的眼睛裡泛著淚··大家都明白的吧··

可是那些再也見不到的人呢··以後回憶起來都會是怎樣酸澀的心情··

當初在火車站沒有和媽媽一起走的那個小孩子在一生中都在追他的捲捲頭髮的··

永遠追不到的在動火車裡的當年一錯過就再也沒有見到的媽媽··

是不是人一生中不管怎樣的成熟怎樣的變得WORLDLY怎樣的冷漠心腸··

媽媽··都永遠會是一塊溫柔的軟肋呢··

——————————————————————

還有那個拼命快快跑過去塞到童年玩伴門縫裡的··夏天我就回來的字條··

人家看到會不會特別失望呢··小孩子的時候總是特別天真··

政局動盪什麽的··比不上晚飯吃什麽比較重要··

可是總有很多個細節在就算很成長之後仍然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

譬如我總是記得當初把那個老虎的紙片減成卡片給姥爺做BIRTHDAY_CARD的時候

她眯著眼睛··兩個眼皮很下垂的··於是就常常給人感覺很委屈的··

不完全稱得上是笑容的帶一點尷尬牽強的說··唉呀怎麼把我的大老虎給剪了呢··

我可喜歡那個大老虎了··那都是科學家等好久很危險才能拍到的知道嗎··

這樣一個表情我一直到現在都怎樣怎樣都無法釋懷··

(同樣一個表情同樣出現在那個和她有關的至今記憶猶新的夢裡··)

當時那種心底生出的情緒就好像在說你怎麼就剪了人家的老虎呢··

那種弄壞了人家倍加心愛的東西卻因為她同樣寶貝你而沒有責怪的後悔情緒··

會在我今後每一次後悔自責的時候都倍加清晰的浮現出來··

現在想起來··這件事情形成了我對後悔這種ABSTRACT THING的最初印象··

————————————————————————–

還有小時候那一次··是九歲吧··還是十歲來著··

和媽媽一起走在陌生的曬著大太陽的深圳街頭··穿著我小時候特有的那種小背心··

媽媽一路上都帶著哭腔講那個我其實聽不太懂的故事··可我也一直在哭··

那種雖然不完全明白可是理解到的委屈的氣憤的想要保護她又無可奈何無能為力的情緒··

直至今日依然無比深刻··而陌生的街頭更加STRENGTH了故事的悲情··

可是我當真依然無比清晰的記得那一天透過我哭著的朦朧的眼睛··

看見的有著大太陽的陌生的深圳街頭是如何的面目可憎··

———————————————————————–

再說一個題外話··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本書雖然感人而催淚··

可是無論如何仍然是人家的故事··所以即使掉淚仍然不會真的為之心疼··

原來常常想和人家SHARE然後找到共鳴的一件事情是··

我在每一次說心疼的時候··都不止是把它當成一個形容人情緒的詞··

我是真真切切動詞一樣的感受到穿過我肋骨之下的胸腔裏面··

從我小小的胃里旋轉著升起一股難過的情緒··那種真切的疼痛感··

然後一直一路向上向上··到鼻尖酸澀眼睛濕潤··終於落下淚來··

於是原來時常想不十分明白的是··難道心疼這個詞··原本是應該說胃疼的嗎··

如果不是LITERALLY SPEAKING的話(我意思是PHYSICAL方面的胃疼)··

不然爲什麽每一次心疼的時候我感受到的都是直接的胃的感受呢··

並且很多時候··真的有很多次··而且我都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它··

在我··作為一個個體存在的本人··還沒有感覺到任何EMOTION的時候··

我的胃常常會早我的情緒好幾秒鐘感受到我應該要感受的情緒··

然後相對外在的形式通過我的胃經過神經慢慢的告訴我的心··

HEY··寶貝··你難過了知道嗎··

(突然意識到難不成這INVOLVE了傳說中CLASSIC的RENE DESCARTES的關於MIND 和BODY的論證嗎··)

—————————————————————–

BACK TO THE TOPIC

無論如何我都真的認為應該感謝現在所處的這個時代··

儘管有黑暗儘管有不安儘管有躁動儘管仍然有無數的不美好··

可是大家依然無比安穩的無須顛沛流離妻離子散的活著··

就足以讓我們用整顆依然血脈噴張的跳動的心來感謝現世安好··

————————————————————————

閱讀使人看到另外一個世界··

BONNIE CHEN于ROSKILDE··天還沒亮的DENMARK··07:27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