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 LAY MY LOVE ON YOU

IT’S ALL I WANNA DO

EVERY TIME I BREATHE

I FELL BRAND NEW

YOU OPEN UP MY HEART

SHOW ME ALL YOUR LOVE

AND WALK RIGHT THROUGH

AS I LAY MY LOVE ON YOU

這是這個城市比較中心的地方··教堂··然後整個豎下去的一條都是步行街··街兩旁是連成串的CAFE啊··BAR啊··之類之類的··不曉得爲什麽··歐洲人喜歡坐在外面變邊聊天邊哈哈大笑邊吃··外加欣賞道旁行人··而且是每一桌都挨的很近··有時候坐滿了··時常有一種大排檔的FEEL··哈~

可是每次經過這地方的時候··我都低頭快快走··我不喜歡自己提很多東西然後風把頭髮吹來吹去的樣子··尤其是有時候心血來潮或者說腦袋進水的時候··穿高跟鞋··走得很蹩腳··再加上那個道路完全是一副非工業化的樣子··是一塊一塊石頭那種··於是我走的就相當之磕絆··唉··不是落魄更似落魄啊··

這條街上還有一家上海飯店··話說我感覺上海飯店在這邊就和蘭州拉麵··或者什麽沙縣小吃一個地位··嗯··還是連鎖的那種··賣傳說中的CHINA BOX··30DKK一份··有一次好奇湊過去看了一下才發現··其實就是盒飯··嗯··

今天下午去超市··其實4點多已經買完啊··可是那個FUCKING BUS只有在六點鐘才來··於是又去KEBAB那家店KILLING TIME··有兩家是在街邊對著開··原來沒發現不同··一個叫BEST KEBAB··另一個忘記名字了··買的東西一樣價位也一樣··後來慢慢發現土耳其人開的那家··去吃的人也大多都是後移民··帶著全家邊吃邊嘰裡呱啦··另外LOCAL開的那家··也可能不是LOCAL··不過是白人··去吃的也大多都是正統白人··BLONDE長髮煙燻眼妝登著尖高跟鞋的美女大多是在土耳其人開的那家門口往里掃一眼就直接拉著同伴略過去了··嗯··IDENTITY真是個奇怪的東西··

上次同你講說立陶宛那個女生··叫RAMUNE··在南非呆了半年時間··其實她還告訴我說··爲什麽現在回來丹麥讀GLOBAL STUDIES··就是因為當年在南非的時候··小RAMUNE認識了一個當地的白人··類似于統治者後代那種吧··然後是很俗的愛情故事啦··THEY FELL IN LOVE AND PROMISED EACH OTHER THAT THEY WILL BE TOGETHER FOREVER··嗯··可是突然有一天··小白人男生發現··RAMUNE的FACEBOOK里居然有黑人好友··於是他們分手了··嗯··RAMUNE說她要學完GLOBAL STUDIES之後回去質問他··爲什麽還將白人黑人看的那麼嚴重··

其實我很想說··搞不好那就是一個藉口而已的呀··後來想一想還是沉默了··人家小小的心願呢··

今天在校內上閒逛··看到有一篇文章··其他不記得了··只記得中間說··總有一天··你 我··站在時光的鏡子前面··彼此都面目全非··我以為它說的就是很久之後··我們面目全非··LITERALLY··然後細看才發現··人家講得完全是另外一個故事··可是我們終究還是會的呀··身材會走樣··皮膚會變差··樣子會變老··到時候和千千萬萬個普通的中年女人沒有分別的時候··搞不好更差勁的時候··怎麼辦呢··

好了··看吧··這就是今天沒有聊天的後果··我一定要把自己想說的話講出來才甘心··嗯··寶貝我睡啦~~晚安~~麼~~Roskilde Church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