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都不是一個能夠很好的解釋清楚問題的人··一緊張的時候尤其會說不明白話··

是不是因為我從來都不懂的深度的剖析自己··不知道··

有時候覺得自己根本就不是一個適合談戀愛的人··這麼容易懷疑不相信··自己累別人也累··可是就是這樣啊··就是這麼的不容易相信··不知道是因為以前的事情呢還是天生就是這樣了··那時候看校內上大家常常在轉··說什麼找個溫暖的人過一輩子··哪有那麼多溫暖的人叫大家分啊··於是常常偽裝成自己也很溫暖的樣子··偽裝成自己也很溫暖很簡單很容易原諒很不斤斤計較很神經大條··全都是假的··我甚至常常會放大傷害··真的··會自己一遍一遍的想起··然後好像提醒自己一樣不要再犯傻··有時候這樣很管用··算是保護自己嗎··很變態的方式我覺得··然後很不容易放下··真的··我覺得很輕易放下過往是人所能具有的最美好的品質之一··很可惜我沒有··愛是愛著的··可是傷害一直一直都在··好像存放在比幸福更近的地方··一伸手先摸到的永遠都是傷害··我還特別的受瓊瑤阿姨啦郭敬明同學啦等一幹人等的影響··所以說不良雜誌真是摧殘祖國的花朵啊··有時候明明沒什麼事情都會以我無比豐富的想像力想像成悲情劇··然後就想豆瓣一個小組一樣··我都被自己感動了··嗯··還很由著性子做事··想怎樣就怎樣是我媽這麼多年說的最多的一句話··也可以說我決定了的就很少會改··就好像我剛才告訴你的··老娘不會再想要主動去抱你··也不會再想要買衣服給你··也不會再去在意你究竟有沒有打電話過來··都是真的··可是愛還是愛著的··我也很難解釋自己的行為··會裝作不在意也是我··會裝作很在意也是我··會天天說愛你是我··會很久說不出愛你也是我··嗯··上帝把我造的太複雜了··哈哈··

有時候覺得付出的時候是絕頂幸福的··尤其是付出被肯定的時候··可是付出被忽略或者付出被拒絕的時候又是絕頂苦逼的··

是不是我習慣了單方面想像幸福然後經歷苦逼的過程··所以一旦傳說中的幸福真的來臨··又很不習慣··不知道··

否定自己所擁有的幸福是我最常在做的事情··誠實說來··我的生活中··費盡心機不顧一切的追求幸福的時間占三分之一··又花掉同樣的三分之一來費盡心機否定自己所擁有的一切··剩下三分之一時間我再重新想我再去追求點什麽··嗯··

有時候覺得相信點什麽本身就是挺幸福的事情··相信永遠··誰管能不能到那一天··相信你愛我··可是我同樣相信會有不愛的那一天··相信你說出你愛我的那個時刻就是愛著的··這樣會不會簡單一點呢··可是我怎麼才能停止不去想以後呢··

這和傳說中的人性本善和人性本惡有沒有關係呢··我有時候偽裝成自己也相信人性本善的··嗯··假的··是不是這才是懷疑其他事情的根源呢··就像你說你看到美女都不會有感覺我完全不會相信一樣··到底是男人啊怎麼可能··就像你說什麽一輩子啊一直一起啊這樣自演的時候我會感覺很奇怪一樣··怎麼可能到底還是會分手的啊··可是這樣一說又好像那種從小到大從來都沒有人愛所以才不肯相信幸福這麼一回事的惡毒小孩··而且多數都往往還是青春期的時候經歷一段糟糕透頂的暗戀··霉云纏身··尤其會看不起那些所謂的幸福的像被寵在城堡里的王子啊公主的那一類優秀的人物··我實在描述那一類人··我沒有說這是我自己··只不過我在高中時候大概花了兩年時間把自己偽裝成一個幸福的並且相信幸福的心地善良的溫暖可愛的這種類型的女生··可你好像一夕之間就把我打回原形··媽的··

我爲什麽那麼想要緊緊地牢牢的抓住點什麽呢··明明都沒有用的··

我也不知道··亂七八糟說了一大堆··

IN CONCLUSION··對不起寶貝··我還愛你的··麼~

困死··睡去··有時候覺得長眠不醒才是王道啊··呼呼~~

國慶節快樂~~~</p>

Advertisements